後記:哥哥讓我家的拼圖得以完整

#positiverelationships #positiveemotion

翁愷柔 S4LT(29)

星期五早上,我早早起了身,一聽到清脆的門鐘響起,立即從房中小跑至門口。一打開門,看見將近四個月只能在電視上看到的哥哥,從人人聞之色變的武漢疫區歸來,一時間連歡迎的説話都不懂得說。看著哥哥和親身去大圍接哥哥的媽媽,推著行李箱、手持大包小包,進了屋,我仍未反應過來。眼見他忙這忙那,一邊把香港政府派發的物資倒出來挑走沒用的,一邊又在找洗衣液要把從武漢帶回來的衣物進行消毒,我才如夢初醒,驚覺自己擔心已久的哥哥真正回到家了。前一晚我還周圍問朋友,見到哥哥時應如何反應;結果到了真正一刻,我竟只懂得發呆。事後我在社交媒體上分享自己的喜悅,對住哥哥卻說不出半句話。

 

死黨來訪

憂心忡忡、懊惱不已、忐忑不安、患得患失等情緒起伏,在這四十二日裏,我和家人們都經歷了。就連身邊的親朋戚友,甚至素未謀面的網友,也跟我們分擔憂慮。哥哥平安回家,大家的心頭大石總算可以放下。當我、哥哥和媽媽正在吃午餐時,門鐘響起,打斷了我們的閒話家常。打開門,一個戴口罩、黑帽的男子站在門口和我你眼望我眼,尷尬的氣氛直至哥哥探出頭才被打破。

原來這名神袐男子,是哥哥的中學同學兼多年「死黨」。待我和媽媽反應過來時,另一女子又進入眼簾,她是哥哥另一位「死黨」。兩人站在我家門口,拉起了兩幅橫額。橫額印上了歡迎他回家的字句,其中一幅更是二次創作,極富創意地將哥哥的不同表情,「p」滿整幅改圖(見圖一),叫我們三人哭笑不得。

哥哥和他的死黨玩起來總是百無禁忌,平時不太常開懷大笑的他,準是跟朋友聚頭時,才會這樣毫無形象可言。聊了一會,他們才離去。關上門後,媽媽說:「好彩他們沒有去大圍接你,否則在大街上展示這兩幅橫額,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家人的飯局

媽媽早在哥哥回家前一星期,已經計劃要煮甚麼好餸歡迎他歸家。外婆更多次來電,再三確定媽媽有否準備了哥哥最愛吃的雞。這天晚上可謂盛宴當前,有哥哥最愛的鹽焗雞和鴨舌,又有花膠湯和石斑。

星期六晚上,我們一家上了奶奶家吃晚飯。一到門口,各位親戚就十分熱烈地歡迎哥哥的回來。大家七嘴八舌,講得最多的一句是是:「無瘦到喎,好似仲肥咗少少。」

雖然聽起來似乎對正在減肥的哥哥有所打擊,但這可是讓長輩安心的說話。。「無瘦到」暗示哥哥在武漢、駿洋邨未受太多苦;代表健康;代表平安。爺爺奶奶雖然沒有特別多說話,但爺爺整晚面上都掛著微笑,奶奶更不斷把食物夾給哥哥,就知道他們很掛念孫子、很高興他回來了。

兩張飯枱、兩餐飯,包含了親人無數的感情。哥哥的歸來對於擔心他的陌生人來說,是是一種安慰;但對於至親的家人來說,更是一塊在生活中缺失了、看到卻碰不到的拼圖,完好無缺地歸位,令我們一家人終於得以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