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隻眼睛

#positiveemotion

S3CT(2) 陳朗浩

柔和的浪聲,在觀塘海濱長廊的岸邊響起。一位少年牽著他的愛犬,隨著音聲踱步。在後,一對夫妻欣慰地注視著他們即將成年的兒子。他們,就是少年的依靠,是他的所有,亦是希望的象徵!少年緊握著狗帶,珍惜著自己的一切。這一刻,深深地烙印在他腦海中。

「這裡不准帶狗的!」一把煩厭的聲音打斷了寂靜。

「懂得守規矩嗎?」

「它……是導盲犬。」

人的一舉一動,都會影響身邊的人。用心感受,我們就能像長了第三隻眼睛一樣,「看」到人的性格特徵、悲歡離合。連不幸失明,上述一幕的少年Bosco,也能從中看世界。那麼,Bosco觀察到的社會,又是怎樣的呢?

——————————

我們首先來了解一下他的故事……

浪逆向前

當年僅11歲,就讀小六 的Bosco 得知自己將會不久之後完全失去視力,他徹徹底底地失去了一切。原本他是在一個健康家庭生長的小孩子,在一夜之間變成傷殘人士,不免會有些少創傷。Bosco 憶起,在失明後的一個月內,他將自己封閉在房間裡,除了吃和睡以外,沒有踏出自己房間一步。

「我沒有哭,父母也經哭夠了。」父母雖然在他面前表現冷靜,但他們對自己獨生子失明的消息,一開始也接受不了。到後來Bosco發現,作護士的父親居然從醫院帶來藥物,打算把生命一了了之。

在「頹廢」了一段時間後,Bosco覺醒到自己不能就此放棄。

同時,幸好 Bosco轉往心光書院,在良師益友底下重拾自我。他表示,「同是天涯淪落人」,又有成為同學的緣分,也不會互相排斥。在共同進退,互相體諒的情況之下,Bosco 度過了求學中最愉快的時光。

重返正軌

Bosco如今已經重返正常學校就讀。在油麻地信義中學修讀中四的他,正準備考香港中學文憑試。此外,他亦有許多正面的興趣。對寫作有熱情的Bosco已經為學校出版了一本文集,現今更完成書寫自己的短篇小說呢!他本人也鍾情漫威超級英雄的漫畫和電影,收集的模型更是多不勝數。

Bosco 的人格掃瞄「眼」

掃描——同學

Bosco表示,他與同學們的相處基本上沒什麼大問題。無論是在課業上還是課餘時間,Bosco自己也感覺到完全沒有霸凌或者是歧視的問題。可是,在某些時候,他仍然會在人群中感到孤獨。在分組做專題研習時,他永遠是被留下來,無家可歸的可憐蟲。和男生們深入相處,也難免會有一些困難。男同學們大多數喜歡打籃球,可惜Bosco這情況使他完全沒有聊天話題。

不幸中的大幸發生在導盲犬的來臨。人見人愛的兩歲愛犬「阿靚」令他成為學校的風雲人物,人們都沒有像一開始避之則吉,反而主動地接近Bosco,態度也沒有以前那麼僵硬,和善了不少。

另一邊廂,Bosco漸漸地也和兩三位同學熟悉了起來。這組「死黨」們逢是午飯時間也會坐在一起,也會合作完成作業。

從他的經驗,Bosco得出了一個結論:「其實只要主動和人接觸,他們也會接受你。」

掃描——整體市民

Bosco對市民的整體印象其實也不錯。在街上,有人騷擾的情況已經是非常罕見,即使有也是作弄一下導盲犬而已。在訪問他的過程中,他希望我們能傳播不干擾導盲犬的訊息,讓他不會分心。同時,Bosco也指出其實導盲犬的訓練也是非常專業的,工作上也不會有太大的困難,呼籲大家不用那麼擔心,遇到盲人時問問有沒有需要幫忙的東西就可以了。

Bosco回憶他最壞的一次經驗,其實就是這文中開首的一幕,不過像這樣令人髮指的行為已經沒有出現一段時間了。相比許多其他國家或城市,香港人已經十分有教養。

放眼未來

Bosco對政府協助失明就業的措施頗有懷疑。他認為,政府聘請殘障人士,應該以身作則,其他企業或店舖才會跟從。對於自己的前途,他認為還是灰濛濛一片。願Bosco能夠發揮自己的潛能,打出自己的一片天!

與此同時,我們也應該珍惜自己的一雙眼。每天睜大眼睛能夠有完好無缺的視覺,並不是必然的事。Bosco失去視力仍能找到希望,那麼我們有不拼盡全力的理由嗎?

我們與Bosco生活在同一片藍天下,但我們看到天空的尉藍,他的宇宙卻只有光與暗。放開自己的成見,掛上笑容,讓他們感受天空中的陽光溫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