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人們都中了社交媒體的毒

#positiveengagement

S5WC (21) 巫紀瑩

你是中毒者嗎

究竟為何人們都中了社交媒體的毒?相信這個問題大家都百思不解。你也是其中一名中毒者嗎? 社交媒體往往都有一股莫名的吸引力,當你開始上癮便無法自拔。學生和青少年便是其中一員。

一項調查發現,有18%受訪的中小學生每日花7小時或以上使用社交媒體,同時有32%受訪學生平均花9小時或以上於社交媒體「在線」。調查結果又顯示,有68%受訪者表示,因經常「在線」而感到疲累。調查機構分析指青少年已「習慣」快速回覆,加上近年開始流行使用「限時動態」,導致他們不能「下線」。

大多數的學生都是因為朋輩使用社交媒體才開始“深陷”其中。一開始大家都只是抱著一種‘人玩我也玩’的態度,但逐漸它佔據了你生活中的一大部分,你開始無法離開它。早上一起床上線,吃午餐上線,連放學回家的路上也上線。又有可能是因為你覺得生活無聊苦悶,只是單純想找些事幹。眾所周知,香港學生的學習壓力一直都很大,遠超日本和菲律賓等國。大部分的學生每天都要面對堆積如山的功課,而社交媒體的出現恰恰迎合了一眾學生的需求,它減輕了學生們的學業煩惱和壓力,令他們暫時逃離現實,在虛擬的空間喘一口氣。

社交媒體的利弊

事實上,社交媒體對學生有着潛移默化的作用。我們都知道凡事都是一體兩面,社交媒體本身也有它的好處和壞處。

社交媒體就等同於你的自我認同。在那裏,你可以‘塑造’一個和現實生活中大不一樣的自己,而這正是社交媒體的吸引之處。你可以炫耀自己的生活,也可以大吐苦水,說自己今天有多倒霉,這純粹是一個屬於你自己的平台,你可以為所欲為,暢所欲言。

然而,香港兒科基金秘書長王曉莉分析,社交媒體卻也容易導致青少年疲累,當中涉及五大因素,包括:喜歡經營網上形象多於現實形象、因沒有被「點讚」而感到不安、在意別人在網上對自己的評論、受到網絡欺凌及接收到更多其他人的負面情緒。王曉莉繼而指出,青少年離不開社交媒體,主要是因為缺乏網絡以外的生活,透過網絡世界更能建立理想中的自我形象,亦能表達現實生活中怯於表達的想法,因而逐漸依賴社交媒體。但更多的追蹤者或點讚確實會讓人感覺到滿足感和優越感。學生也有機會搖身一變成為我們俗稱的“KOL”(網絡紅人)。這的確也是一份職業,如果你努力經營你的社交帳號,一些產品或品牌會自動找上門,請你替他們推廣宣傳。一般而言,在社交平台如Instagram、Facebook、YouTube等擁有5000粉絲或以上的網紅就有機會被品牌看中,一篇廣告/業配約有HKD1,000-5,000酬金。如果粉絲數量越多,一則貼文或一段影片的酬金就越高,由HKD10,000-25,000不等。另外,有些品牌也會按照貼文、影片獲取的讚好數量或觀看次數決定網紅的收入。可想而知,社交媒體本身就具備了這麼大的影響力和吸引力。

既然我們已經離不開社交媒體,身為學生的我們更應該要想一下如何利用社交媒體去提升自身。而社交媒體本身對青少年而言也是有好處的。就比如說我會經常放大自己的缺點或者在生活中缺少的東西,但通過社交媒體,正糾正了我這不良的價值觀和態度。我曾經在臉書上看到一個帖子是講述非洲和落後地區的孩子如何渡日。他們竟然要花至少幾個小時的路程徒步走到小溪或河流去拿比較乾淨的食水。還有他們身處在那惡劣的生活環境,每天最擔心的是三餐溫飽,讀書就更不用說了。看完這帖子,我看到下方也有很多人留言,對他們的遭遇深表同情。從此以後,我便學會了要感恩,珍惜自己得來不易的生活,不要經常抱怨。我相信同學們也能從社交媒體中找尋和確立正確的價值觀和生活態度。

此外,青少年使用社交媒體的另一目的就是為了交友,這好不好就見仁見智了。事實上,根據Common Sense Media的一項研究,52%的青少年認為社交媒體拓闊了他們的社交圈子,只有4%的人認為這會傷害他們。 此外,該研究發現,近30%的社交媒體用戶認為,社交網絡使他們感覺更自信和樂觀外向。此外,對學生而言,可以把日常生活的煩惱向陌生人傾訴,紓緩壓力之餘,亦無須擔心因對方是熟人而有所非議,何樂而不為?

社交媒體的出現本身就標誌了新時代的開端。無論人們是因為哪種原因上線,都要注意適可而止,過猶不及,始終現實生活才是人類社會最需要關注的。